2011年3月20日 星期日

解決校園核爆(霸凌事件)

學期已經進入第二個月,孩子們也已經按耐不住想要爆發的情緒
老師們也開始準備要上緊發條
準備進入紅色警戒
就像日本核能電廠一樣,似乎在做一種殊死戰
輻射塵不斷的噴發,隨時都有大爆炸的可能,但是卻拿不出一套真正有效的方法
只能不斷派出敢死隊進入反應爐裡進行滅火,希望可以降溫,避免更多的傷亡

從小規模的範圍來看,學校現在就像是東日本一樣,而情緒失控的孩子們是核能電廠
一號機二號機三號機.....到n號機
校長就是日本首相,,學校各單位就是日本政府的行政部門,其他的學生或者行政人員則是一般老百姓
老師是核電廠管理人員,還有一些老師則是負責核電廠機組的一線工作者
教育體制就是核電廠的安全與管理措施
原本以為完美無缺的制度與設計
卻在一場大自然的災害中引爆了人類的自大與愚笨
正如我們的教育也在一場場的校園問題中,暴露出無能與絕望

教育無法滿足孩子的需求,校園管理失去維護秩序與保護學生的功能,讓霸凌與校園治安早已經亮起紅燈,
毒品的流通快到讓人匪以所思,學生們崇拜的不是老師,而是校園中擁有權力的學生,當學生不滿的力量
匯集起來,一連串的危機也就應運而生,一號機開始失能,二號機開始噴煙,三號機開始停止運作,四號機有可能產生
毀滅性的爆炸.......我們要拯救哪一座呢?或許我們應該慶幸還有一 些敢死隊老師們繼續不放棄的想要設法拯救這樣的危機
但是,有幾成的老師會在這樣的危機當中存活下來?危機何時能真正獲得解除?所接受到教訓如何真正被反省,改正?

在我們都在關注日本核電危機的同時,我們的校園也正上演著一場又一場的核能災變呢!



要解決學校霸凌事件 應該從 家庭 學校 法律等三方面 共同協商解決 家庭方面多關懷及付出愛心 特別是單親家庭 學校方面多鼓勵及補導 並設立職業學校 教授技藝 不必強迫讀書 應付考試 法律方面多與治裁阻遏 特別對屢勸不聽 頑劣少年 在校吸毒欺負弱小 結交幫派 不得以少年為名予與姑息 應以法律治裁 避免影響學校管教困難並影響其他學生受教權 三方面如能共同配合進行執行 不能高談愛的教育 才能見竿立影 效果才能顯著 事件才能徹底解決